卡斯特罗上电视评国际政治 美报称真正动机难猜

世界上有些人是很难被忘记的,即使他身患重病,即使他垂垂老矣,都不能成为他沉寂的理由。古巴前最高国家领导人卡斯特罗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关心天下事,为南非世界杯保持着关注,他甚至认为只有乌拉圭一支拉美球队进入四强,这都是裁判的功劳。

近日,今年已经83岁的卡斯特罗,在患病4年之后,突然出现在古巴国家电视台的屏幕上,并且对世界局势直言评论,让全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他的世上身上。我们首先来看一看,卡斯特罗这次露脸的形象。

您现在正在画面中看到的,就是7月12日古巴国家电视台播出的《圆桌》节目。当晚,《圆桌》请到了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,与主持人一起谈论中东和朝鲜半岛局势。这是卡斯特罗近一年来首次在电视上公开露面,经过长时间的术后调养,屏幕中83岁高龄的卡斯特罗,身穿深蓝色运动上衣,面色红润,神态轻松而坚定。身体状况看似不错,语速虽然较慢,但口齿清晰、条理清楚。

在采访中卡斯特罗说,朝鲜半岛局势和韩国“天安号”警戒舰沉没事件的背后,都有美国的参与。

(伊朗)正在训练他们的战士,不论男女老少,从12岁到60岁,大约有两千万人,我不知道为什么美国会有获胜的信心。

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的除了周庆安先生以外,还有新华社国际部西语编辑室的主任郑建东先生。要特别介绍一下,郑先生曾经是新华社驻哈瓦那分社的记者,并且近距离地多次接触过卡斯特罗先生。

郑先生,首先有一个问题。我们这准备了几张照片,因为基本上2006年以后卡斯特罗就没有出来过,我们把他2006年在病中的一些照片和现在他出来的形象,我们做了一个对比。您近距离接触过卡斯特罗,给我们看一看他有什么变化。请导播把这两张照片切到大屏幕上,我们一起来看一下。

一个是2006年病中的卡斯特罗,我们可以看到,这是这次2010年接受采访的,我们看一下这两张照片。这张我觉得稍微有点不太对称,我们来看下一张。您给我们对比一下,您觉得有什么变化吗?

应该说跟他4年前相比,确实身体应该是恢复得不错,毕竟对于一个83岁的老人来说,恢复到这种状态,而且从他说话的力量来说,确实恢复得不错。

但是我注意到,你看2006年的时候,他的胡子是黑的,好像现在出来胡子有点白了,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吗?年龄增长了。

对,我们再来看,这是2006年他接受采访。另外一张照片,这是他和委内瑞拉的总统查韦斯,左边这张,右边是他接受一个采访,这次的。这个是郑先生,这是哪年照的?

给我的感觉就是,怎么说呢?面对美国的封锁是一个非常坚定的革命者,但是面对普通百姓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。

对,对中国记者,对中国人。因为他多次到使馆作客,所以我也有机会跟他比较近距离接触,除了采访以外这种接触也是比较多的,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可亲。

包括刚才短片里面说到的,还是他一贯的风格,直言抨击美国,包括天安舰、伊朗,甚至于连世界杯都说了,乌拉圭,裁判。

周先生有什么观察,您觉得他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,用这样一种方式,有的媒体说是高调露面。

我觉得,第一,卡斯特罗一如既往地充满激情。而且在世界革命的历史上,他一直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政治符号。因为在他成为古巴革命领导人的过程当中,其实我们会发现卡斯特罗当时是小弟弟,比起当时的革命领导人来说他年纪轻。但是现在他在整个世界革命过程当中,他是现在依然健在的一位长者。这个时候,他的这种激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。他现在出来给我们的媒体做一些接触,做一个圆桌式的会谈,接受采访,其实一贯是他善于表达态度、敢于表达态度的方式。我觉得,这说明他还持之以恒地关注目前世界各国的局势,包括体育运动,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体育爱好者。

但是,您看,他出来不出来,他都会代表一种声音或者有一种代表性。于是有的人就认为说,他这次露面可能有一定的政治意图。郑先生,您觉得他仅仅是一个老革命,政治老人的身份,还是说想代表古巴再发表一些声音,他的意图您揣测一下?

我觉得更多程度上应该是一个政治老人的身份,但另一方面可能也表现出他的身体恢复得不错,向公众表示他身体在逐渐的好转,我觉得更多的信号是在这。如果说代表古巴观点的话,我觉得应该说是其次。

其实我们也注意到,在他这次电视访谈的视频播出来前两天,他的照片已经出现在一些古巴网站上,他去视察一个地方,而且在古巴国内引起了轰动。其实,不光是我们看到卡斯特罗,感到老卡非常亲切,很振奋,古巴老百姓也非常振奋,我们来看一个短片。

这是本月10日出现在古巴官方媒体记者博客上的几张照片,照片拍摄于7月7日,当时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国家科学馆研究中心参观,照片中的卡斯特罗面带微笑,与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亲切交谈,这是卡斯特罗隐居4年后首次露面。

自2006年7月,卡斯特罗因肠胃出血接受手术后,就极少公开露面。2008年2月,卡斯特罗宣布辞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职务,渐渐地卡斯特罗淡出了公众的视线。

一周内两次公开露面,这让担心卡斯特罗身体状况的古巴民众松了一口气。对于卡斯特罗的现身,古巴民众表示非常高兴。

我们能再看到他真是太兴奋了,简直不可思议,这太重要了!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,而作为和他同时代的人,我们想见他。

我认为他的健康对于古巴非常重要,我想要拥抱和亲吻他,真高兴他能再次出现在电视上。

郑先生,你看古巴哈瓦那的老百姓想拥抱和亲吻他,可见卡斯特罗在古巴人民当中地位还是非常崇高的。但是他的出现西方媒体马上一片猜测,给大家看几个。

《》认为,“卡斯特罗的动机向来难以揣度,他此次公开露面的真实目的大家还都在猜测”。

《》还有,“更多的证据证明,卡斯特罗正继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,他虽然已经不再是国务委员会主席或总司令,但他仍是的”,

另外再来看,英国广播公司BBC说,“卡斯特罗这次突如其来的高调回归,很可能是想向公众传达这样一个信息:他仍然是古巴决策层的一部分”。您怎么看,郑先生?

我觉得不可否认。肯定是,毕竟他作为古巴革命的一个象征、领袖,他的说话应该是一言九鼎,很重要的。虽然现在他弟弟劳尔在担任国家领导人的职务,但是我想他的建议或建言,应该是有非常重要作用的。

有没有这种可能,卡斯特罗选择在这个时间参观一个国家科学研究中心,先露一个面,然后在电视做一个采访。当然,除了给国内老百姓传递一个信息说我很好。还要给国际上传递一个信息,确实我身体很好,而且已经恢复得很不错了,我可能对国家还是有一部分的决策权。您感觉呢?

我个人认为,应该说公开露面是一个信号,但是我觉得回到过去应该是不太可能了。

毕竟现在政治生活已经逐渐正常了,而且各方面的改革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更多是释放他健康的一个信号,我觉得更多是这方面。

我觉得,刚才《》有一句话说的很对。它说,表明卡斯特罗仍然是古巴政治中间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。这一点非常正确,他确实还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其实从民众对于卡斯特罗回归之后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,他对于古巴来说还是社会稳定的一个象征,还是社会和民众发展信心的一个来源,毕竟中国有句古话叫做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,对于古巴来说有这样一个老人……

对。而且对于卡斯特罗本人来说,他自己的生命力在哪儿?也就是在他的思想。我们知道,其实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归纳了对卡斯特罗暗杀的方法,据说有638种之多,但是都没有致他于死地,而让他现在还健在,还成为古巴的一个信心来源,我觉得这就已经很充分地说明问题了。

没错,而且我相信建东也知道,他即使是在病中,他还要经常写菲德尔同志的思考,也就是说他的思想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卡斯特罗将长子踢出继承人选2011年卸任后让80岁的弟弟接班

2016年11月25日,经历过600多次暗杀的古巴前领导人,菲德尔卡斯特罗,于睡梦之中安然去世。

在去世前5年,菲德尔便将权力交给了自己选定的继承人,他最信任的战友,也是他的弟弟,80岁的劳尔卡斯特罗。

尽管劳尔卡斯特罗在治国方面表现不俗,但其不少政治理念与菲德尔执政期间大相径庭,许多人好奇,为何菲德尔不将继承权交到自己的长子小菲德尔手中?

想要深入了解卡斯特罗家族继承人选拔的过程,就要先去掌握这家人的严苛规则。

在今年2月份,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孙子桑德罗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一则炫富视频,视频中他阳光满面,豪车相伴。

此举立刻引来轩然,此类炫富行为不仅违背了卡斯特罗家族的家规,也违背了爷爷菲德尔在世时约束家族人低调为人的教条。

桑德罗的奶奶立刻给了他一巴掌,虽然桑德罗后期解释,这辆豪车不过是他朋友所有,他拿来借用罢了,但他还要接受家族惩罚,不仅不能继续获得优渥生活,还会被派去军事基地义务劳动,清洗油箱。

菲德尔离世后,卡斯特罗家族尚且管理如此严格。菲德尔在世期间,家族中的规矩只多不少。

菲德尔卡斯特罗一生有过两次婚姻,与第一位妻子生有一个儿子,而这个儿子便是他最为重视的小菲德尔。

小菲德尔虽然有长子身份加成,但能获得父亲的青睐,也得益于他过人的头脑,及与父亲极为相像的长相。

在上世纪70年代,小菲德尔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苏联学习,回国后便由他作为主要领导人负责古巴核电项目的开发工作。

在1980年他便被任命为古巴原子能委员会主席,只是好景不长,不过几年,苏联解体,断绝了对古巴的财务援助,核电站项目也因此暂停。

同年,小菲德尔忽然在父亲面前失宠,被撤去职务,菲德尔卡斯特罗也对外宣称,儿子不能胜任此职位。

与小菲德尔打过交道的人都称,他不像是个政治家,更像是个儒雅的学者,言语之间并没有太多心机,举止随和,并没有太多震慑力。

在科学方面,小菲德尔可谓尽职尽力,赢得了国内与国际物理方面多位专家的认可。

但就算如此,菲德尔卡斯特罗需要的继承人不是一个只知道发明创造的学者,而是一个懂得发号施令,调度人心的政治机器,也正因为其在科学方面的过多投入,菲德尔卡斯特罗很快便将长子放在了继承人考虑范围之外。

作为长子,小菲德尔以父亲为榜样,穿衣打扮方向以及政治理念,都极力向父亲靠拢。

20世纪与21世纪交隔的古巴不再是曾经的古巴,它需要一场经济变革,来打破成就发展的困顿。

而与此同时,美国又需要一个能够承接高昂医保的地方,而古巴的医疗发展在拉美独树一帜,同时美国南部海岸的部分老工业城已在衰败周期,势必要向古巴进行产能转移。

只是如果要发展与美国的合作,那古巴曾经坚守的政治理念便要翻天覆地,而一个时时刻刻与前人靠拢的小菲德尔,定然是无法担任这一场浩瀚改革重任的。

因此,小菲德尔只不过是尝了一下权力的甜头,便从云端跌落,被父亲及其族人抛弃于历史之中,而这份落差也让他产生了抑郁情绪,于2018年自杀身亡。

他坚信“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”的道理,与第二任妻子的5个儿子更是没有一位进入政界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默默无闻。

孩子中没有能继承大任的人选,菲德尔卡斯特罗不得不将目光放到家族中的其他人身上,而在家族中他最中意的人选,还是他的亲兄弟劳尔卡斯特罗。

美国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们二人:“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古巴革命的心脏与灵魂,他的弟弟劳尔则是革命的拳头。”

作为菲德尔的助手,劳尔在古巴威望颇高,但为了不喧宾夺主,他极少抛头露面,只是在哥哥身边做个陪衬。

1953年7月26日,二人更是带领革命军一同攻打蒙卡达军营,意欲掀起武装斗争,在起义失败后,他们又一同流亡墨西哥,并肩作战组织新的武装起义。

在墨西哥斗争过程之中,劳尔招募了一位古巴革命的灵魂人物,来自阿根廷的切·格瓦拉。

1956年,菲德尔、劳尔和格瓦拉等古巴革命核心人物进入马埃斯特腊山区开展游击战。

在战争过程之中他在人与兵之间巧妙周旋,得到当地民众的大力支持,更为后期的古巴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。

在1959年夺取全国政权后,劳尔成为古巴党、政、军的第二把手,在古巴的各大政治会议上均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及第二书记。

他是革命武装力量部的部长,也是古巴军队之中唯一的将领,他辅佐着哥哥在航行之中把握方向,参与领导经济工作,二人配合无间,默契非常。

正是这几段并肩作战的经历,劳尔赢得了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几乎百分百地信任。

但想要成为古巴的下一任领导人,光是菲德尔卡斯特罗一个人指定显然不够,还要让众人心悦诚服,而劳尔正是一位颇能服众的政治家。

劳尔早年间与切格瓦拉并肩作战的经历,让他在国际上风评良好,切格瓦拉的一众追随者都愿意为这位偶像的战友献出一点善意。

与哥哥相比,劳尔卡斯特罗是一个务实派,他极为了解经济形势,知道古巴的发展需要什么,知道人民的生活需要什么。

早在接任之前,劳尔便开始推动古巴的经济改革,为人民生活质量的发展尽心竭力。

1986年,东欧剧变,苏联经济崩塌,而一向依赖苏联的古巴更是百业凋零,美国的封锁在外,自身发展不足在内,不少民众生活难以为继,纷纷出逃,古巴社会一片慌乱。

为稳定社会秩序,劳尔卡斯特罗破天荒走上演讲台,对着群众沉稳说道:“豆子,比大炮更重要。”

这句话让劳尔卡斯特罗彻底赢得民心,成了古巴百姓心中最威严有力的定海神针。

有兄长的青睐,又有国际社会的认可、人民的支持、军中的资历,劳尔不出所料成为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接班人。

2006年7月31日,菲德尔卡斯特罗因肠胃手术不得不下放权力,依据古巴宪法第94条,他将最高权力暂时移交给劳尔卡斯特罗。

虽然退位,但菲德尔在幕后仍有话语权,他紧盯劳尔的一举一动,时刻准备着,如若继任人不合格,他将采取备用计划。

幸好,劳尔的表现并未让他失望。在政治立场上,劳尔跟随哥哥并未与美国太过接近,但他也并非完全不近人情,在经济医疗等方面会适度做出让步。

和政治理念相比,劳尔更关注社会经济与民众生活,在他继任后,古巴正式告别冷战时代,进入发展阶段。

毕竟菲德尔崇尚的是刚正不弯嫉恶如仇的精神,而劳尔在计划经济之中利用市场因素的行为,在菲德尔的一众追随者看来,是投机取巧,是毁坏经济的洪水猛兽。

然而外界低估了兄弟二人的默契,菲德尔不仅没有愤怒,反而对弟弟的行为大力支持。

他们有着旁人不能比拟的革命友谊与信任,也正因为这份信任,菲德尔不愿过多干涉弟弟的内政抉择。

在菲德尔卡斯特罗看来,能让古巴变得更好,他就选对了继承人,至于政见理念的传承与坚持,菲德尔并未放在心上。

在完成考察后,菲德尔终于在2011年的古共六大上,将权力正式交给劳尔卡斯特罗。

劳尔上位后,按照自己的政治构想,开始规划古巴的新未来,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关系破冰。

2014年12月,劳尔通过电视讲话,与奥巴马隔空宣布,两国将共同谋求关系正常化。

之后古巴与美国关系不断改善,而这份关系的回温也为古巴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得益于它的改革,古巴民众可以在有签证的情况下自由进出国门,经济发展也为古巴移动网络、社交媒体带来了发展动力,古巴民众与外国思想的接触越来越多,精神、物质文化蓬勃发展。

旧问题沉入海底,新问题又浮出水面,劳尔日渐衰老,如同当年的兄长菲德尔一般。

2021年,劳尔卡斯特罗90岁,年迈医院让他在治国理政上力不从心,4月19日在古巴第8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劳尔卡斯特罗宣布正式退休,由迪亚斯卡内尔出任古共。

劳尔完成了兄长的托付,而他选出来的继承人又能否带领古巴进入一个新时代呢?这个问题的答案,恐怕要交给时间来验证。

人物志;赫鲁晓夫和卡斯特罗

一,赫鲁晓夫(1894年4月17日-1971年9月11日),苏联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,曾任苏联中央委员会以及苏联部长会议主席(苏联总理)等重要职务。

a,赫鲁晓夫父母亲都是贫苦的农民,家里有一位年长他两岁的姐姐。少时他在卡里诺夫卡接受过四年的学业,因家庭贫困不得不弃学,14岁的赫鲁晓夫在工厂中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钳工。

(赫鲁晓夫和尼克松的争论;他于1959年9月在美国访问了13天,满怀自信地向美国人保证:“我们将埋葬你们!)

1953年9月3日开始主政苏联,他从根本上否定斯大林,此后实施去斯大林化政策政策,为大清洗中的受害者,苏联的各领域均为活化,尤其是文艺获得解冻。推动农业发展,苏联民生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。

1964年10月,当赫鲁晓夫在黑海之滨度假时,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发动了政变,赫鲁晓夫“被退休”,从此被迫淡出政坛至1971年逝世。

b,卡斯特罗(1926年8月13日—2016年11月25日),是古巴共和国、古巴和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缔造者,被誉为“古巴国父”,是古巴第一任最高领导人。

据古巴安全部门统计,被计划暗杀达638次之多,居各国领袖之首。卡斯特罗则幽默地说:“今天我还活着,这完全是由于美国中情局的过错。”

1960年,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·卡斯特罗在联合国大会上一般性辩论中的演讲持续了四个半小时,创造了最长演讲纪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