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奮鬥者 正青春一線故事】巴特爾:憑真本領闖“火焰山”

“火一半水一半,熱一半冷一半,這是我的工作!飯吃了一半,澡洗了一半,覺睡了一半,夢做了一半,這是我的生活!訓練場一半,火場一半,生一半,死一半,這是我們指戰員的風采!”

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消防救援支隊,提起玉泉區大隊南二環路消防救援站站長巴特爾,無人不豎起大拇指。1990年出生的他,已參與4500多次滅火救援行動,寫下20多本“火場日記”。

“父親是消防烈士,犧牲時我才8個月大。”巴特爾告訴記者,“後來翻讀父親留下的日記,我真正認識了父親,更認識到消防兵的光榮。”

17歲入伍後,巴特爾本有機會留在直屬機關。但他毫不猶豫選擇像父親一樣,到基層當了一名消防兵。

“頂著滾滾濃煙,練!抱著熊熊烈火,練!操起水龍帶——意志的長鞭!背著滅火器——格鬥的利劍!越障礙——我是穿山虎;攀高樓——我是林中猿;撲煙雲——我是峽中風;闖火口——我是金剛鑽!今天哪怕苦一點,累一點;來日警鈴響,我是離弦的箭。”父親在日記中寫下的訓練誓言,巴特爾讀了一遍又一遍。

一次比武訓練中,“負重十樓課目”要求消防員穿戴全套戰鬥服、背空氣呼吸器、拎2盤65毫米水帶。全副武裝下來,負重達40公斤。此時正是炎炎夏日,驕陽暴曬著訓練場,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優秀的標準是1分30秒,巴特爾提前了5秒!興奮之餘,才感覺腳趾鑽心地疼。脫下戰鬥靴,血早已將襪子洇透。衛生員跑過來,看到血肉模糊的腳趾甲,勸他退出比賽。

“不行,後面是八人參賽的集體課目。前期大家已經訓練得非常好,如果我此時離場,跟當逃兵沒有區別。”眼看只剩下幾分鐘了,巴特爾一咬牙,揪下了腳指甲!

簡單包紮後,他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起跑線。發令槍響,巴特爾又像駿馬般衝了出去。最終,他同戰友們一起奪得了冠軍。

憑著日復一日的刻苦訓練,巴特爾練就了一身過硬本領,開始在火場中大顯身手。

那天同往常一樣,巴特爾和戰友在隊裏執勤。急促的警鈴突然拉響,一家生物企業的葡萄糖廠發生火災,需要緊急救援。“巴特爾與我、周祖亮組成攻堅組,進入工廠內部撲火救援。”戰友張蘇記憶猶新。

然而,與一般的火災現場不同,這次他們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複雜情況——葡萄糖遇火即熔化成糖漿,飛濺的火苗劈裏啪啦從各方擊來,刺鼻的氣體到處瀰漫,令人窒息。四面是濃煙和熊熊烈火,水槍噴出的水瞬間變成水蒸氣,讓人眼前一片模糊,頭頂上掉落的鐵皮隨時會劃傷他們。

擔任指揮員的巴特爾佝僂著身體往前挪動,在黑煙與熱浪中尋找著起火點。一條被大火炙烤的狹窄鐵質長廊出現在面前,而長廊的斜前方正是火源。“隊長,我上吧!”張蘇喊道。

“不行,溫度太高,有斷裂危險!”巴特爾迅速拿起水槍對鐵廊降溫,隨後順著鐵廊向前爬去。上方不時有鐵片砸落,支撐廠房的鐵柱隨時可能斷裂。找準角度後,巴特爾像鐵人一樣,用胸口死死壓住水槍對火源進行攻擊……

“直到如今,當年那個趴在鐵廊上的救火英雄,還經常會出現在我的眼前,激勵著我。”張蘇對記者説。

即便是在訂婚這樣的重要日子裏,巴特爾依然撲向了火場。當天午宴結束,在送未婚妻回家的路上,巴特爾看到一家賓館冒起濃煙。雖然這不是他的管區,但他不加思索便飛奔衝向樓內。

濃煙嗆得巴特爾眼淚直流,他迅速疏散人群,打開墻壁消火栓,對著火物進行噴射,及時控制著火點。直到管區中隊到場,大火被撲滅,巴特爾才放心離開,匆匆去找未婚妻解釋。

勇猛剛毅的巴特爾,還有著心細的一面。結合實戰經驗,他鑽研出“內攻滅火3人班組戰法”“狹小空間破拆搜救技術”,已經在支隊廣泛推廣;他的多篇火場日記,也成為支隊開展戰例研討和復盤推演的工具書。2021年,他被授予“中國青年五四獎章”,並榮獲第八屆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。

“幹消防的,沒有真本領就過不了‘火焰山’。只有心中始終裝著人民群眾,遇見火情才會義無反顧。”在一本日記的扉頁,巴特爾這樣寫道。(本報記者 高平 王瀟)

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